茶酒。

大概全世界都去雷卡茶绘了吧……【气呼呼】

雷卡,雷王星骨科,又名EF。
莫名其妙吃了口糖【兴奋】【你兴奋的点真的很奇怪诶】

六一快乐,还没画完,画不动了(〃′o`)

起名废了解一下

——“我满身的欲望见了你倒是没有半分收敛,但是浑身上下的细胞个个却像是都有了大脑一般,他们冷静地告诉我:就是他了,囊中之物,来日方长。”

“卡米尔。”雷狮合上书,抬起头看着立在门口的男孩。
男孩单手夹着白色枕头,另一只手有些不安地绞着睡袍。
“哥哥。”
男孩子看着雷狮,问他:“我可以和您一块睡吗,我一个人很害怕。”
雷狮的视线落在枕头上,觉得那一大块柔软的羽毛填充物越看越像自己这个弟弟。
“好。”雷狮朝他招了招手,“怎么还带枕头,让侍女准备不就好了。”
卡米尔把枕头放好,拍了拍,才抬头回答雷狮:“我喜欢这个枕头。”
雷狮没有在夜晚把卧室弄得灯火通明的习惯,他一般只会留几盏灯,光线只要能看得书上的字就好。所以偏暗的灯光下卡米尔整个人的线条都显得模糊不清,蓝色的眼睛里有暗暗的光。
雷狮歪头看着卡米尔,突然伸手把他拖了下来:“快睡觉了,睡晚了会长不高。”
卡米尔猝不及防,回过神来已经摔在枕头上了,而雷狮早就快速背过去装睡了,他张了张嘴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“晚安。”卡米尔的声音有些闷闷的。
雷狮微笑了一下,熄灭了灯。

半夜。
卡米尔猝然睁开眼。
小心翼翼地把手摸到枕头底下。
那里有一把刀。
他慢慢坐起身,看着面前这个熟睡的少年。
蓝色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光。
几乎刀落下的一瞬间,雷狮叫了一声:“卡米尔。”
男孩动作顿住,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-冷静,他不一定是醒着的。
“卡米尔……唔……”雷狮眉头皱了皱,像是在做什么不愉快的梦。
卡米尔松了一口气。
雷狮又叫了几声他的名字,然后很不安分地翻了个身,正面朝上躺着。
-正面,可以准确刺进心脏。
没有犹豫,手气刀落。
下一秒,卡米尔一瞬间跳落在地板上,眉头紧锁。
雷狮坐在床上,手上把玩着那把刀。
“所以,”雷狮抬头笑着说,“你喜欢这个枕头是因为这个?”
“卡米尔?”

速涂了个太子,画完才发现……应该遮面的……(๑•ี_เ•ี๑)